熱搜: 阿克蘇  紡織  生態  染料  人民幣  皮棉  服裝定制  盛澤  盧比  美棉  降稅  化纖  環保  服裝  絲路柯橋  染費  緬甸  中俄  棉紗  不染色 

奢侈品不應降稅?

   日期:2018-12-11     評論:0    

本報記者 王丹陽

奢侈品在國內和國外巨大的價差造成大批國人出國購買奢侈品。6月15日,商務部新聞發言人姚堅表示,我國將進一步降低進口關稅,包括中高檔商品的關稅,有關政府部門對此已達成共識。然而,一周之內,財政部官員卻做出了截然不同的表態,稱沒有計劃要調整奢侈品進口關稅。兩大部委關于奢侈品關稅問題上的“矛盾”公開化,也在民間引發了一系列的討論。

中國越來越多的消費者正在拭目以待奢侈品關稅下調給他們帶來的實惠。針對奢侈如何界定、奢侈品是否該降稅、降稅是否降價的爭論,8月22日,在由世界奢侈品協會主辦的“中國奢侈品關稅研討會”上出現了有趣的一幕,多位來自財政部、商務部的專家均表示反對下調奢侈品關稅,而來自研究機構的學者卻力挺奢侈品減稅,甚至有專家提出將下調至零,以擴大進口,改善國際收支結構。

激烈辯論首先從一組數據開始。世界奢侈品協會6月9日發布的《世界奢侈品協會2011官方報告藍皮書》顯示,中國消費者去年在歐洲奢侈品消費近500億美元,是國內的4倍。

商務部研究院高級研究員梅新育質疑該數據被過分夸大,他指出,去年中國旅游服務在境外的支出總數是548.80億美元,這個數據包括食宿、交通、購物等全部內容。如果按照世界奢侈品協會報告里所說,僅僅在歐洲購買奢侈品就花掉了500億美元,也就是說去年中國總共出境5738.6萬人次,平均每個人只攤到80多美元食宿和游玩的費用,這個數字顯然不靠譜。為此,專家認為既然數字有誤,那么建立在這個數字基礎上的“奢侈品消費外流,通過降稅能留住大量消費”的說法自然就站不住腳了。國家稅務總局稅科所國外稅收研究室的龔輝文則用數據支持梅新育的觀點。龔輝文指出,中國的奢侈品售價確實和美國相差72%,但這并不全是稅率造成的差價。

此次研討會,對于奢侈品關稅是否會在年內調整,與會部委專家并未給出明確表態。國家稅務總局稅科所所長劉佐表示,一般關稅調整都在年底。奢侈品比普通消費品征更多的稅,在發展中國家是普遍做法。

當然,并不是所有與會專家都反對降低奢侈品關稅。商務部研究院消費經濟研究部主任趙萍認為,對于所謂的奢侈品降稅應該區別對待。隨著收入的增加,目前一些品牌化妝品、箱包已經跨入中產階層可以消費得起的商品,和都市中等收入者密切相關,這類所謂奢侈品應該從原有范圍內劃出。國家稅務總局稅科所國外稅收研究室龔輝文表示,關稅里并沒有奢侈品這個專門的品目,要對奢侈品進行界定和細分,分層調整稅負。對于生活密切相關的大眾奢侈品,比如化妝品、香水,應當適當降低進口稅和消費稅,國內政策也正在研究。對一些離大多數居民遙遠的頂級奢侈品,如名表、珠寶等高檔商品,可以不減稅,必要時還可以增加進口關稅。

國內奢侈品價格高是不爭的事實。世界奢侈品協會發布的對今年一、二季度國內外奢侈品價格漲幅的調查顯示,國內外奢侈品市場價格差異化仍然巨大,在50%至350%。

各方激辯奢侈品降稅

奢侈品進口關稅降是不降,在此次中國奢侈品關稅研討會上引發專家激烈辯論。“不降稅派”專家認為奢侈品降稅的好處并沒有傳說的那么大,而“降稅派”專家則表示為了避免消費外流,應率先降低化妝品、香水等跟人們生活相關的奢侈品關稅。

不降稅派

消費數字有誤降稅不等于降價

商務部研究院高級研究員梅新育

梅新育:首先, 6月份世界奢侈品協會發布的《世界奢侈品協會2011官方報告藍皮書》報告里面的數據我是不同意的,該報告稱去年中國游客在歐洲購買奢侈品的金額達到了500億美元,這個數字是極度夸張的,按照中國國際奢侈品平衡表的數據,去年中國旅游服務在境外的支出總數是548.80億美元,這個數據包括食宿、交通、購物等全部內容。如果按照世界奢侈品協會報告里所說,僅僅在歐洲購買奢侈品就花掉了500億美元,也就是說去年中國總共出境5738.6萬人次,平均每個人只攤到80多美元食宿和游玩的費用,這個數字顯然不靠譜。既然數字有誤,那么建立在這個數字基礎上的“奢侈品消費外流,通過降稅能留住大量消費”的說法自然就站不住腳了。我認為從數據分析上來說,要靠降低奢侈品進口關稅,有效地擴大國內的消費市場,從這個數據上是不能夠成立的。

我堅決反對降低奢侈品進口關稅,理由在于即便降低了關稅,奢侈品也未必就降價。如果我是奢侈品經營者,進口關稅下調了,我絕對不會降低銷售的價格,我只會利用這個機會把它降低的稅款揣到腰包里,絕對不會讓利給消費者。因為現在購買奢侈品的消費心理都是為了彰顯身份,不求最好但求最貴,那么經營者為什么要降價呢?

即使關稅取消價差依然存在

國家稅務總局稅科所國外稅收研究室的龔輝文

龔輝文:奢侈品從動態的層面上兩個概念,第一是大眾化奢侈品,一個是頂級奢侈品,人們通俗的理解是低檔和高檔的奢侈品,我個人不理解這種區分,既然是大眾化就不是傳統意義上奢侈品的概念,在這個基礎上就可以肯定,以前是奢侈品現在不是奢侈品的,這部分的關稅是應該下調的,這是理所當然的,我們國內消費稅政策的調整也考慮到了這個問題。

對真正意義上的高檔的奢侈品關稅如何征收?我認為要征關稅,而且要征高關稅。無論是征關稅還是國內消費稅,對奢侈品征收高稅收,這兩個稅收政策要保持一致,關稅降低的國內的消費稅也要降低,要從稅收整體的考慮對奢侈品如何征稅;第二這兩個政策都應該征高稅,為什么?這兩個稅種主要是兩個目的,第一個目的是調節收入分配,很多專家都提到了奢侈品是針對高收入階層的,征收高稅收是理所當然的,第二它有助于引導整個社會培養良好健康的消費觀念,首先要說明,從個體來說,每個人我都有選擇不同檔次消費品的權力,是從個體的角度去買奢侈品是正當的我們無可指責,對一個社會和群體如何推崇高檔消費品就有問題。

降低關稅并不能刺激國內的需求,也不見得能夠讓老百姓受益。中國的奢侈品售價確實和美國相差72%,但這并不全是稅率造成的差價。以中美稅差最大的汽車為例,中國消費稅是25%、美國是2.5%,即使把稅差都減去,價差能縮小多少呢?也就是說,導致中國和國際奢侈品價差大的是在零售端,而不是關稅的差額。即使關稅都取消了,價差依然存在。

奢侈品降稅沒有明確時間表

國家稅務總局稅收科學研究所所長劉佐

劉佐:奢侈品降稅目前還沒有明確的時間表,但根據每年關稅稅則調整的時間,即使今年有調整的可能,至少也要等到年底。

對于下調奢侈品關稅,首先要解決的是奢侈品的定義問題。世界奢侈品協會根據一國一線城市的人均月收入來定義奢侈品,單品市場價格在未加關稅和消費稅之前,大于這個國家一線城市人均月收入的,就應該列為奢侈品。

中國進口奢侈品共有四種稅,一是進口的關稅,二是對進口的貨物普遍征收的增值稅,三是消費稅,四是對進口的汽車征收車輛購置稅。2010年中國在進口環節征收的增值稅和消費稅10491億元,占中國稅收總額的14.3%,進口的關稅是2028億元,占中國稅收總額的2.8%,總計12519億元,占全國稅收總額的17.1%。

一個國家的稅制結構和國家的經濟發展水平是密切相關的,發展中國家稅制結構是間接稅為主體,主要是增值稅、消費稅和關稅,中國現在對奢侈品等進口貨物征稅,是中國現實的經濟發展水平的一個表現。而且,出于公平的考慮,稅收政策也不能對富人的稅種進行減免。

支持降稅派

降低關稅可以刺激國內企業成長

意大利駐華大使館貿易促進專員賴世平

賴世平:如果歐洲和美國進入經濟衰退期的話,那么,中國在未來兩年就會成為全世界最大的奢侈品消費國,其條件就是大量降低進口關稅。

有人認為,加高關稅會減少國外奢侈品牌的進入,繼而購買國內奢侈品品牌的人就會增多。而我認為,奢侈品的品牌是由購買者自己來定義的,他們喜歡的奢侈品品牌即使在國內買不到,或者關稅太高,他們就會去國外買,去巴黎、去米蘭、去羅馬……總之,他們還是不會買中國的奢侈品品牌,所以越是用保護主義的態度,他們在國外買得就越多。

中國是世界上最大的汽車和家具生產國和出口國,問題在哪兒呢?問題在于中國企業注重的是數量,因為他們為市場貢獻的是按數量計算的商品,那么數量和質量之間是什么樣的關系呢?這就是問題的核心所在,本地的生產商在打造品牌上做得不夠,所以他們害怕外國品牌的激烈競爭。

如果海外奢侈品被允許進入中國的話,其實他們可以刺激中國國內本地企業的成長。打個比方,很多人胖,但是他們并不是很健壯,外國公司的進入實際上是為這些企業做出榜樣,他們在設計上投資,他們在做市場上投資,他們就十分強壯,借鑒這些外國公司的經驗,中國公司可以學到很多東西。所以,競爭對于中國的企業是很有利的。中國的公司不僅要很胖但是還要很健壯,要學會競爭。

降稅是趨勢但時間不確定

商務部研究院消費經濟研究部主任趙萍

趙萍:奢侈品熱是對中國改革開放成績的肯定,而奢侈品本身是一個動態概念。舉個例子:從前的自行車是奢侈品,現在經濟型轎車已經是代步工具了,過去是奢侈品的商品,現在已經不是奢侈品了,已經成為人們生活的必需品。因此,對于稅的降與不降,答案并不是“非黑即白”。從長遠來看,降稅是趨勢,但并不是說明天就要降下來。隨著經濟水平的提高,人們不斷地追求高品質的生活是一種必然的需求,這樣的商品我認為從長遠的趨勢看應該適當下調關稅,來滿足人民群體日益增長的物質文化需要。

奢侈品關稅應分層調整

中國人民大學中國改革與發展研究院教授宋立

宋立:隨著中國經濟的發展,現在已經步入消費升級的重要階段。國外的經驗是,當人均收入達到一定水平后,會出現出境旅游上升和大額商品消費上升兩種趨勢,而對中國來說,“不幸”的是,出國游和消費的增長匯成了一支,增長的消費能力隨著出國游而外流,沒有成為內需。

在不影響國內相關產業的前提下,部分奢侈品稅可適當上調,有的可以維持不變,還有一些則可以下調,比如a類奢侈品稅可適當上調,b類不動,c類關稅下調。

避免消費外流奢侈品應分類降稅

世界奢侈品協會中國首席代表歐陽坤

歐陽坤:世界奢侈品協會建議奢侈品關稅分層調整,中國85%的年輕消費者愿意使用國外的香水、化妝品等,這些商品已經逐漸成為了必需品,也就是必須要消費的。

由于國內外價差大,國內消費者寧愿出國購買,但是為了彌補機票、酒店的費用,就順帶買些包包等來平衡支出。因此,為了避免消費外流,香水、化妝品等必須要消費的奢侈品應首先實現降稅。

進入7月,各大奢侈品品牌紛紛傳出漲價信息:7月1日起,卡地亞300多款產品全線上漲,平均漲幅9%;路易?威登平均漲幅為6%,一款黑色香檳包價格從1.6萬元漲至1.9萬元;香奈爾一款經典女包從3萬元漲至3.75萬元,漲幅都超過20%。此外,雅詩蘭黛旗下產品普遍提價5%~8%,其中50毫升即時修護特潤精華露從880元漲到940元,漲幅7%。無論進口稅是否調整,高端品牌商都會采取相應策略,將產品鎖定在高端市場。

 
 
更多>同類紡織資訊
0相關評論

推薦圖文
推薦紡織資訊
點擊排行
網站首頁  |  我們的服務  |  關于我們  |  聯系方式  |  版權隱私  |  付款方式  |  404頁面  |  網站地圖  |  網站留言  |  RSS訂閱  |  違規舉報  |  粵ICP備10084311號
 
中文字幕AV